龙岩高岭土:期待涅槃

对于整个龙岩高岭土产业来说,2006年上半年无疑可以用“喜忧参半”来形容:一方面,龙岩高岭土有限公司年产12万吨配方瓷泥项目投产、陶瓷工业园项目前期工作取得实质性进展等利好消息不断传来,当地有关方面酝酿已久的高岭土深加工项目终于迈开大步,整个产业升级的前景初现;另一方面,以乡镇企业为代表的少数高岭土加工企业出口持续低迷,在整个行业大发展的前提下发出了微弱的不和谐声音……

“这正好真实反映了整个产业的现状,虽然总体发展趋势是好的,但还存在一些非主流的问题,如乡镇小加工企业出口量下滑等等。龙岩高岭土产业必须尽快告别主要靠卖原矿和粗加工产品的时代,这样才有出路和前途。”面对现状,龙岩市高岭土矿业协会会长、龙岩高岭土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启福想得最多的是整个行业的“涅槃”。

资源产业之争

打开我国高岭土矿分布图,位于龙岩市东北4公里的龙岩东宫下矿区十分引人注目。这片约2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分布着1个主矿体和66个小矿体,原矿储量达5294.1万吨,其中Ⅰ级品3509.96万吨,Ⅱ级品1784.14万吨,为全国特大型优质高岭土矿床。依托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龙岩高岭土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崛起,目前,这里已经建成全国最大的高岭土露采矿和全国最大的陶瓷用高岭土矿。

然而,资源仅仅是一方面,并不意味着产业发展。由于前期缺乏规划,目前,除了领军的龙岩高岭土有限公司在原矿开采、加工等方面占绝对优势外,矿区周边还有12家乡镇小选矿厂,每年消耗整个龙岩高岭土开采量的约三分之一。而这些企业无论在技术、人才、设备、资金等方面都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使产品附加值较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产业的整体发展水平;即使出口也因为附加值不高,不仅价格低而且经常波动。以今年第一季度为例,龙岩高岭土出口7037吨,货值109.4万美元,同比下降了6.4%。

“龙岩高岭土仅仅是依托一座矿山,这就可能使一些加工企业尤其是乡镇选矿厂的生产经营要受矿山生产条件的制约,加上技术跟不上导致产品质量不高,从而影响企业生存发展和出口。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必须完善龙岩高岭土的产业链。”一位业内人士坦言。

事实上,很多有识之士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早在1994年,著名科学家卢嘉锡考察龙岩,当看到当地高岭土产品单一,出口的效益也不高时,他就向龙岩市政府建议对高岭土进行深加工,开展综合利用,并建议出口要提高价格,保护高岭土资源。

涅槃为期不远

转机出现在21世纪初。随着英国、美国和欧洲高岭土生产商的生产能力不断下滑,越来越多的国外投资者把目光投向中国,对龙岩高岭土这块高品质、储量巨大的资源更是垂涎三尺。面对来自外部的空前关注,龙岩市提出做强做大龙岩高岭土产业,在控制开采资源总量的前提下,提高附加值,完善产业链,延长矿山服务年限,“十一五”期间要新增产值9亿元,实现总产值10.3亿元,吹响了龙岩高岭土产业新一轮发展的号角。

以此为契机,延伸产业链、提高附加值成为整个龙岩高岭土产业最响亮的关键词和很多企业自觉的行动。龙岩高岭土产业的“领军企业”龙岩高岭土有限公司近年来在原矿产量下降的情况下利润逐年稳步增长,而且在技术创新、延伸产业链等方面做出一系列前所未有的“大手笔”:通过技术创新,低淘洗率原矿、瓷石矿、高铁原矿等以往被废弃的无用矿得以综合利用,仅去年就创收200多万元;总投资6600万元的配方瓷泥项目已建成投产,达产后年产值可达1亿元,利税2500万元;年产2万吨煅烧高岭土项目可行性研究已经完成,该项目将运用国内先进的超细、煅烧技术生产达到国际标准水平的高档PVC电缆和高档橡胶电缆填料……

与此同时,更大的平台正在由政府牵头迅速搭建起来:占地1000亩的龙岩陶瓷工业园已经在龙岩经济技术开发区连圣片区摆开战场,土地正在征用,五通一平正在进行,招商工作也取得实质性进展。建成后,整个园区将年产高档日用瓷2亿件,总产值将达到15亿—20亿元。

“这个项目建成后,龙岩不再仅仅只是全国最大的陶瓷原料基地,而且还将是新兴的高档陶瓷、特种陶瓷产区。到那个时候,龙岩高岭土产业将迎来脱胎换骨的重生。”李启福满怀信心地向记者描述了这样的一幅蓝图。

当然不可否认,要达到这样的目标,龙岩高岭土产业还要面对诸如资金不足、人才缺乏、技术落后、配套产业和服务体系几乎空白以及如何对现有高岭土加工企业进行有效整合等问题。但仲夏时节,驻足全国最大的高岭土露采矿山,看强烈的阳光在巨大的白色矿体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传送带川流不息地忙碌着,我们已经分明感受到龙岩高岭土产业所迸发出来的新活力,涅槃的那一天为期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