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陶瓷博物馆悬赏打假 发现假文物奖5万元

日前的“冀宝斋”事件在国内文物收藏界闹得沸沸扬扬。就在人们反思方兴未艾的民间博物馆建馆潮之际,广州市越秀区引入国内首家汉代陶瓷民间博物馆——广州普公汉代陶瓷博物馆,并计划年内开张。日前,本报记者独家采访到普公汉代陶瓷博物馆的馆长——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蒲重良。蒲重良表示,他从事汉代陶瓷的收藏与研究已有二三十年,设立博物馆是他一生的夙愿,之所以挑在这个敏感的时机来筹建博物馆,是因为他对自己毕生收藏的汉代陶瓷有强烈的信心与底气。

缘 跨界之能人心系汉陶瓷

从蒲重良的名片就能看出他是一个“跨界”能人,既是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中华收藏家联合会副主席、古陶瓷鉴定师,又是企业家,但他不断强调的是古陶瓷收藏家身份。

年过五十的蒲重良是四川泸州人,说起与收藏结缘,他回忆主要是受父亲的影响,“我的父亲曾在长江跑船运,有时会带一些古董回来,很小的时候我就记得家里有几件古代藏品,耳濡目染之下,打小就对收藏产生了兴趣。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搞实业,企业经营得有声有色,但心里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于是自然而然地就走上了收藏之路。”蒲重良先是关注元明清陶瓷和唐宋瓷器,直到遇上汉代陶瓷他便一发不可收拾。2011年,蒲重良编写了国内首本关于汉代陶瓷鉴赏类的专著——《汉代陶瓷鉴赏》。

膺 买膺品上万“潜伏”练眼力

从实业家到古陶瓷收藏家,蒲重良说他的转身并不容易,也吃过大亏,甚至险些倾家荡产。

番禺区大石江边一个小区是蒲重良安放藏品的一处“仓库”,入户花园里横七竖八摆着几百件陶瓷,“这些全是当年我交的学费。”蒲重良说,刚开始搞收藏时,他几年买了上万件古陶瓷,“邀请一位鉴定大师来看,大师看后问我有没有心脏疾病,原来我的藏品几乎全是膺品。”

吃了大亏后,蒲重良并没有放弃。他乔装成膺品买家,深入到江西景德镇、河南神垢镇等陶瓷高仿集中地,花高价待在工坊里观摩工匠制造膺品。这一招很管用,“潜伏”了一段时间后,蒲重良练就了“火眼金睛”,任何一件古陶瓷膺品他都可以说出出自哪个地方甚至哪一名工匠之手。蒲重良还到各地的博物馆向鉴定大师学艺,最后到清华大学读了两年的古陶瓷鉴定课程,所有的本领齐全后,他重新杀回了古陶瓷收藏领域。

珍 藏品逾三千馆藏超省博

蒲重良的别墅内,每一个房间,甚至走廊,都摆满了高矮大小不一的包装盒,蒲重良走进其中一间房,随手打个一个包装盒,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件陶瓷,在灯光下向记者逐一介绍其年代与艺术价值。穿行在这些古陶瓷当中,恍若在时光中旅行,新石器时代、夏、商、周、春秋、战国以及两汉,几乎每一个年代的陶瓷都可以在这里找得到。

“到我这里参观的人会有两种反应,对古陶瓷不大了解的朋友会高度怀疑,不敢相信是真的;古陶瓷的鉴定专家看了就很震惊。”蒲重良说,这些年他收藏了三千多件古陶瓷,从目前他了解的情况,全国没有一家省一级博物馆的汉代及汉代以前古陶瓷的馆藏数量比得上他。“当前人们还不是很懂得汉代陶瓷,很多地方都不怎么珍惜与保护,我想肯定有那么一天,汉代陶瓷会大放光彩。”

真 三百套文物鉴定属汉代

这些展品是真的吗?为了打消记者的疑惑,蒲重良出示了一份广东省文物鉴定站鉴定意见的红头文件,其中表示,4名文物鉴定专家共鉴定出汉代陶瓷器300件套,该批藏品具有较高历史价值,具有较高的博物馆收藏和陈列展示价值。

“这些文物的具体级别还需要专家的进一步评定。”蒲重良对文物的定级充满着期待。他表示,博物馆开馆后会第一时间挂出告示,欢迎市民对藏品进行打假,若最终确定是假文物将奖励5万元。另外,他还会开辟专展膺品的展位,将曾经买回来的上万件假古董分批展出,并向市民介绍如何认识膺品。

记者通过越秀区委宣传部及区文化局相关人士了解到,目前普公汉代陶瓷博物馆已通过了区文化部门、区民政部门的审批,拿到了牌照,等装修完毕就可以择日开馆。据相关人士透露,近日省文物鉴定站的专家将会对普公汉代陶瓷博物馆的藏品进行文物级别鉴定,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报道。